北京时间4月16日晚间消息,一嗨租车(NYSE:EHIC)今日发表声明称,出售给Teamsport Parent符合公司及股东的最大利益。

本月早些时候,一嗨租车宣布与Teamsport Parent达成并购协议,后者将以每股普通股6.75美元现金收购一嗨租车。Teamsport Parent由公司董事长兼CEO章瑞平牵头,其他成员还包括霸菱亚洲和安博凯等。

一嗨租车今日称,在公司特别独立委员会的推荐下,在公司董事会深思熟虑后,决定与Teamsport Parent签署该并购协议。该交易符合公司及股东的最大利益,与其他收购要约相比,是唯一可行的方案。(李明)

原标题:餐馆老板组织员工救起落水老人,3年后被老人家属告上法庭

4月13日,当法院的一张传票送到自己的手上,李成伟有点懵——当时我们是救人的,怎成被告了?

李成伟在成都金仙桥开了一家餐馆,其餐馆门口是一条河道。3年前,餐厅门口的河道发生了一件事,李成伟至今还记得清楚,当时他组织员工帮助消防队员救助了从此落水的一位老人,老人的家属还到店里表示过感谢。

不过13日的法院传票显示,3年后,他经营的餐馆成了被告,起诉方正是当年被救那位老人的直系亲属。

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封面新闻记者设法联系到了其中的当事一方。

3年前

老人坠河 餐馆老板:我组织员工施救获了表扬

当晚工作人员参与救人当晚工作人员参与救人

时间倒回到2015年10月8日,当天晚上7点过,李成伟正在店里忙活。“河里面有个人,咋弄(怎么办)?”一位员工找到他。就在李成伟餐馆门外,河道没有护栏,一位老人就是从近1米的缺口处坠入河内。

“快救撒。”李成伟在电话中告诉封面新闻记者,遇到这样的事,当时他没有犹豫,赶紧叫来员工,还从一旁搬来了梯子。“河面距岸上有一段距离,我扶着椅子,他们几个年轻小伙子下河救人。”李成伟回忆,当时,员工很快找到老人,人还有呼吸。由于体力不支,也不懂救人技巧,员工无法将老人抬上岸。等119、110赶到后,老人被抢救上岸,并送到就近的医院进行抢救。

对于李成伟来说,那是惊险又充实的一天。“老人救上来还有呼吸,我们觉得自己做了件好事。”李成伟说,当时,店内还有客人特地表扬了下河救人的员工,还主动加了微信,据他回忆,几天后,老人的家属也曾跑到我们店表示感谢,“特地包了红包,让我们必须收下。”

3年后

餐馆被家属告上法庭 老板朋友圈寻目击者

当晚餐馆工作人员参与救人当晚餐馆工作人员参与救人

遗憾的是,老人在医院抢救了8天,最终,因感染性休克、多器官衰竭等原因去世。后来,老人家属将河道管理处告上法庭,当时李成伟将餐馆的监控视频,提供给了双方。

“去年底,我们在河道管理方的邀请下,上庭提供视频。开庭前,家属方提出撤诉,说要追加被告。”李成伟说。

4月13日,他收到了金牛区人民法院的一张《应诉通知书》。

16日记者获得了这份起诉状,证实原告是陈姓死者的丈夫、女儿和儿子,第一被告是成都市河道管理处,第二被告是“金牛区沐香苑龙虾馆”,正是李成伟经营的餐馆。

起诉状内容显示,老人家属认为,老人落水,与河道管理方失职有关,将其告上了法庭。餐馆被列为被告的原因,起诉状中是这样写的:“在金牛区金仙桥路河边行走,走到被告二经常倾倒餐饮污水的地方,因路面湿滑导致脚下一滑,由于滑倒处岸边没有护栏致其跌入河堤中……”

就在16日上午,李成伟在朋友圈里发出求助,希望找到当时的目击者。

走访

老人坠河处栏杆已修好 员工在此清洗龙虾

4月16日,记者走访现场4月16日,记者走访现场

16日下午4点,记者来到金仙桥这家餐馆。此时,未到饭点,餐馆里还没有食客,七八位员工正在打扫卫生、清理龙虾。

记者实地查看了3年前发生意外的河道周围大环境。在餐馆门口大约4米之处,就是那条河道。河道边,安装有石制的护栏,路面也较为规整。“这个事情发生后,就有人来把护栏重新修了,路边后来也整了一下。”李成伟的爱人樊女士说,此前,护栏是铁栏杆,有一段是缺的,旁边有花台。从其指的位置来看,老人坠河处,刚好正对厨房,“所以当时是我们厨房的几个人先看到。”

老人的家属认为,老人坠河处为餐馆经常倾倒餐饮污水的地方,而且在起诉状中也有明确的表达。记者在现场看到,由于员工在此清洗龙虾,地面是湿的,确实有水迹。

樊女士拿出一段监控视频,这正是老人坠河当晚,餐馆门口一个监控拍摄的。视频并不太清楚,只看到当晚7点12分左右,视频左上角出现一个身影,“就是这个老人。”只见视频中,老人先是在路上缓慢行走,然后往花台处走。随后,穿白衣服的工作人员跑了过去。

为何坠河会引争议

餐馆老板:想找当时在场吃饭的客人做证

对于家属认为老人“因路面湿滑导致脚下一滑”才跌入河中,李成伟有不同的看法。“当时在救人的过程中,一个大爷过来了。”李成伟说,这位大爷,正是坠河老人的老伴,“他说他们刚从医院出来,拿了药,两人路上拌了几句嘴。”

16日傍晚,记者联系李成伟时,他承认自己发了朋友圈,然后被很多人转发。自己发的原因,是第一时间想到想找当时的目击者作证,“记得当时有人拍了视频的。”然而,事情已经过去近3年,曾经留过微信的客人目前也找不到了。“当时没有改备注名,平时也没有联系,就不知道谁是谁了。”

“死者家属将我店告上法庭,我们需要当时在场吃饭的客人出庭做证。”李成伟在朋友圈发出这样的求助后,引发关注。“有些没想到,我们现在也很困扰,很多媒体找我们。”樊女士说,当得知自己成为被告时,确实很气愤,但现在,也慢慢冷静,目前已联系律师准备出庭。

封面新闻记者 吴冰清 摄影报道

原标题:日本厚生劳动省将着手调查儿童福利设施中的性伤害问题

人民网东京4月16日电(许永新)据《朝日新闻》报道,日本厚生劳动省日前决定就儿童福利设施中的性伤害问题进行调查。这是由于即使地方政府掌握受害情况,也不存在向国家汇报的机制。三重县被曝在2008年度到2016年度的9年间共发生111起这类问题,厚生劳动省要求相关人员采取对策。

据三重县介绍,在该县的儿童福利设施中,由于虐待等原因而无法与父母在一起的600多名儿童在这里生活。在2008年度到2016年度与性受害问题相关的受害人与加害人共计274人,平均每年发生约12起,约30人卷入其中。

截至到2012年度的5年间发生的51起事件大致情况也已曝光。涉及这类问题的相关人员有144人,其中男性88人,女性56人,年龄从2岁至19岁。其中除了有亲吻、摸下体等情况外还发生过性行为。该县相关负责人表示,虽然数量不算少了,但已经根据具体情况使用行政手段对每件案例进行干预。

日本《儿童福利法》规定,在设施工作的员工如果虐待儿童需要上报给都道府县政府,并予以公布。但儿童之间的暴力问题则没有汇报的义务。如果发生包括性暴力在内的儿童间的暴力,都道府县政府会要求设施方面汇报,但由于担心“容易产生对设施及儿童的偏见及误解”,而不予以对外公布。

在《朝日新闻》要求东京都方面公开信息后,东京都提供了儿童间的“性事故”数据:2015年度(2015年4月至2016年3月)为63起,2016年度(2016年4月至2017年3月)为74起,2017年度4至12月为60起。东京都有63处儿童福利设施,约有3000人在其中生活。东京都相关部门表示,由于没有汇报的标准,所以这些都是之前汇报过的数字。相关人员数量及具体内容、年龄无法对外公布。

厚生劳动省相关负责人表示,此前没有主动接触这种事情,三重县的情况曝光后,有必要掌握包括性暴力在内的儿童间暴力的具体情况。是直接把设施作为调查对象,还是通过都道府县进行调查,现在正在讨论具体的调查方法。

快递企业传统运营模式与大城市规范化管理的矛盾显现,亟待开启“二次创业”

快递在大城市怎么“安家”

不久前,深圳开展了第五次禁摩限电整治行动,全市范围内禁止电动三轮车通行;广州持续加大对非机动车交通违法的管理和执法力度,快递车也是治理对象之一;北京、上海等城市则在有序疏解非核心功能,排查各种安全隐患……在此过程中,快递物流企业的末端网点以及快递车辆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当下,特大城市规范化管理与快递物流业传统运营模式之间的矛盾显现。快递在大城市该怎么“安家”?如何拿到特大城市的“居住证”?记者进行了采访。

大城市快件越来越多,分拣投递遇到新难题

早晨5点半,从首都机场附近的顺义楼台村出发,前往位于顺义姚店的分拨中心取件;7点半,取件完毕,前往东城区集散点;9点,到达集散点,停车卸货,往电动三轮车上分拣包裹,开始派送;下午3点,派送结束,进入收件时段;晚上8点,启程前往顺义交件,单程40—50公里;晚上12点,回到楼台村休息。

这是北京优速东城六部网点负责人杨西秋和手下快递员一天的生活。“现在快件越来越多,但网点想找个合适的地方却越来越不容易,快递员跑的路也越来越长。”杨西秋说。杨西秋的派送区域是东城,以前网点就在东城区的一个小院里。随着城市治理的加强,网点搬了3次家。第一次,从小院搬出来,搬到附近110平方米左右的门店里。第二次,搬到了南边的马驹桥,但距离分拨中心近60公里,距离派送区域20多公里,交、取件实在不方便,杨西秋继续寻找地方。第三次,从马驹桥搬到了顺义楼台村,办公、客服、员工都在村子里。

快递除了要有网点,还要有集散点。杨西秋介绍,公司租下的集散点其实是东二环边上的一个停车场,露天无遮挡,“遇到下雨下雪,只能躲车里,等雨雪停了再分拣。”记者看到,这一停车场集中了3家快递企业:优速、快捷、圆通。而停车场铁栅栏对面,还有的集散地。

在深圳,快递企业遇到的是另一种新难题。随着第五次禁摩限电整治行动的开展,深圳快递员们只能用两轮电动车及微型货车送货。两轮电动车载货少、货物安全难保障。可即使是两轮电动车也面临着备案难的问题。“深圳将快递业划为特殊行业,对两轮电动车实行备案配额制,但目前的配额数量远小于需求,缺口较大。”某快递企业深圳地区负责人说。

两轮电动车载货少,微型货车送货在深圳可行吗?“微型货车分为燃油车和新能源电动车。在深圳,燃油车也实行配额制,牌照难拿。新能源车受到政府部门的鼓励,可充电也是一大难题。”该企业负责人说。何况,对加盟制网点而言,将电动三轮车更换为汽车,购车及雇用司机都意味着成倍增加费用。

成本高、招工难,传统投递方式待创新

在特大城市,快递企业招工难的问题也越来越突出。

快递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特大城市业务量大,快递员的工资比其他城市要高一些,此前快递员都愿意到大城市干。但是,近两年,快递企业在特大城市招工越来越难。一家快递网点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员工工资虽然年年涨,但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5—16小时,“太辛苦,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干。年纪大的,很多新技术又学得慢,干不过来。”即使是采取直营模式的顺丰,招工难题也同样存在。一位顺丰快递员告诉记者,大城市的业务量居高不下,好几个业务员吃不消离职了。另外,由于大城市生活成本不断提高,赚的多、花的也多,好多同行或者去了二线城市干快递,或者转行做了别的。

网点是快递企业的重要一环,其经营成本上涨也很快。杨西秋算了一笔账,在顺义的4间小房2间大房,及合租的香河库房,租金要8000元/月。东城区的停车场,共80平方米左右,每月租金7000元。老杨货较少,分担其中的1700元,快捷承担了1800元,剩下的由圆通承担。杨西秋手下有8个人,每名快递员每月得6500—7000元,还包吃、包住、包接送。这么算下来,大大小小的成本每个月要6.5万元左右。每派一件,他能从公司拿到的也就2—3块钱。“去年底开始,公司将北京城区的配送划分为一类,派件费比远郊区类每件多1元,虽然是杯水车薪,也算是给我们鼓励了。”杨西秋说。

圆通研究院研究员韩方方表示,特大城市发展理念与快递物流业传统运营模式之间的矛盾正在显现。例如广州多次强调建设干净整洁平安有序的城市,深圳强调安全发展等,这些城市倡导的城市发展主基调及随之而来的环境、安全、交通等管理越来越严格。“无论是广州、深圳开展的禁摩限电整治行动,还是京沪疏解非核心功能,都在倒逼特大城市快递物流业运营模式创新转型。”韩方方说,从某种意义上讲,快递物流企业“二次创业”的紧迫性不容忽视。

集约化、智能化应成为城市物流快递的突破口

快递已成为城市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可能“走回头路”。但与此同时,城市特别是特大城市规范化管理也是大势所趋。快递业该如何化解这些矛盾?随着今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推进电子商务与快递物流协同发展的意见》提出“鼓励快递末端集约化服务”,让“集约化”“共同配送”等新词儿频频进入人们的视野。多位专家认为,集约化、智能化应成为城市物流快递的突破口。

集约化,怎么做?在寸土寸金的上海陆家嘴,写字楼众多,快递行业在这里探索出城市末端配送的新方式,提供了城市末端共同配送的样板。在这里,受物业服务企业委托,第三方共同配送平台承担起整栋写字楼的快递收派件服务和临时仓储服务。“以一栋40层高的写字楼为例,电梯能容纳20人,粗略估算,往返一趟需要消耗电费37.5元,一天能耗超过百万元。光不同品牌快递员电梯上上下下就是很大一笔消耗。” 上海一家共同配送平台负责人告诉记者,物业接受共同配送平台作为快递服务第三方供应商的初衷是降低管理成本。“能耗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快递员之前是写字楼物业管理的难点之一,从面对不同快递企业的多头管理变为面对一家企业的单一管理,效率更高。”

“建包工厂+站点”模式是更进一步的集约化。“建包工厂”即实现若干个加盟网点进出港件的集中化分拣操作,化解中心城区加盟网点操作场地的空间压力。“站点”是集揽件、代收、销售等增值服务于一体的快递末端综合服务场所,覆盖加盟网点业务经营区域,布局上更加贴近终端用户。“快递末端综合服务场所典型代表就是菜鸟驿站。”韩方方告诉记者。

不过,“建包工厂+站点”的深入融合模式在实践中还面临不小的挑战。此前曾有地方试点各品牌共建第三方配送平台,加盟商态度积极,各品牌总部态度却不明确。“深入融合共建第三方,服务质量如何保证、品牌形象如何保持?只有解决了这些问题,各品牌共建第三方配送才可能实施。”优速北京公司副总经理刘福来说。

智能化投放路径也是业界公认的末端发展趋势。据估计,2017年通过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在城市地区投递总量的占比接近10%。但使用智能快件箱是否应该付费?如果付费,谁应该承担这笔费用?这两个问题至今没有确定答案。由于没有找到稳定的盈利模式,如今,只有分别背靠顺丰、中国邮政的丰巢、中邮速递易成为市场最大的两个“玩家”。今年1月,丰巢完成A轮融资,顺丰、韵达、中通全部跟投。与此同时,丰巢宣布研发了一款可以配合“无人机+智能配送车”的新八面智能快递柜。快递柜采用八面立体视觉设计,支持“刷脸”取件,可容纳超600个快递。住宅投递、智能快件箱投递和公共服务站投递等互为补充,有望加速形成末端投递新格局。记者 李心萍

拉菲2 拉菲2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拉菲2 万达娱乐 拉菲2 娱乐天地 华宇娱乐 东森平台 拉菲2 拉菲2 1号站 东森平台 娱乐天地 万达娱乐 华宇娱乐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拉菲2 拉菲娱乐 娱乐天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娱乐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娱乐天地 拉菲2 娱乐天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1号站 华宇平台 凤凰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万达娱乐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 娱乐天地 1号站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万达平台 拉菲娱乐2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万达平台 拉菲娱乐 东森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娱乐 拉菲娱乐 拉菲2 娱乐天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 华宇平台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