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 > 正文

Cindi May:为什么关于悲剧的笑话会好笑

发布时间:2018-01-08 11:22 | 来源:一号站注册地址 - 1号站官网,客户端登录 浏览次数:

那是我们全家度假归来开车回家的路上。我和丈夫猜到了带5个小孩的困难:无聊、烦躁、不停地问‘到了没’。但是,我们没料到的是女儿晕车时喷射而出的呕吐物。小车里本来就很挤,她吐到了我们每个人身上、流进了车里每个缝隙,任我们再怎么擦洗和换气都没法把那股味儿除掉。让人恼火又恶心。这一丁点儿都不好笑……至少当时是这样。

但接下来的几天,车里的味道逐渐散去,我们开始能体会到此情此景的幽默了。事实上,我们还乐在其中地和家人朋友复述这个故事。而今,很多年过去了,这一幕只是和孩子旅行的很多故事中的一个——不再那么让人恶心到极点,但也不像它刚发生不久时那么好笑了。

科罗拉多大学市场营销与心理学助理教授皮特·麦格劳(Peter McGraw)的一项新研究发现,我遭遇的这次呕吐事件和很多人遭遇不愉快或者恐怖的事情时的感觉都有共同的模式。面对窘境时感觉好笑是困难,甚至是不合时宜的;但看起来时间可以把灾难变成喜剧。这并不让人惊讶,就像马克·吐温100年前曾经说过的:“喜剧,就是悲剧加上时间(Humor is tragedy plus time)。”不过,麦格劳的研究提出,随着时间的推移,悲剧不是简单地变得越来越好笑;实际上,悲剧先是变得好笑,然后逐渐变得索然无味。也就是说,时间让悲剧达到一个“最佳笑点”,然后再归于平淡。

一项有关飓风桑迪相关玩笑的纵向研究证实了上述观点。研究要求参与者在十个不同的时间点(从飓风袭击美国东北部前一天到飓风登陆后14周)对有关飓风桑迪的玩笑进行评价。在每个时间点上,分别选取100名参与者评价发自推特账号AHurricanSandy的三条有关飓风的推文(例如:“餐厅的房顶被吹掀啦天降免费面包人人有份”)。参与者需要对这些推文在无礼程度和幽默程度两个方面进行评分。

结果不出所料,在飓风登陆后的头两周,当媒体上充满了关于飓风造成的损失、破坏和伤亡时,这些推文在无礼程度上的得分非常高,幽默程度得分最低;随着时间的推移,参与者对推文的幽默程度评分越来越高,并在飓风登陆后一个月达到顶峰,同时无礼程度的得分逐渐下降。显然,时间冲淡了灾难带来的负面情绪,人们开始觉得拿灾难开玩笑是可以接受,甚至是喜闻乐见的。当然,这些玩笑也是有“保质期”的——两个月后,幽默程度的得分开始显著降低;三个月后,好笑程度已经衰退到和刚登陆时相差无几。

麦格劳认为这种时间效应不仅可以预测玩笑何时开始好笑,还可以分析为什么好笑。研究者相信幽默可以用“良性冲突理论”(Benign Violation Theory)来解释——当一个刺激在生理或者心理上造成威胁但同时又是良性的时候,幽默就产生了。“无害的威胁”听起来似乎有些矛盾,不过想象一下你看见朋友或者同事滑倒的情景你就明白了。一开始,你可能会感到担心,不过当发现你同事没啥大碍,你就会觉得这场景太好笑了。根据良性冲突理论,幽默需要恰到好处的威胁或者紧张。威胁太大,事情就不是“良性”了;威胁太小,事情又太平淡太无聊。

看了上述解释,就容易理解为什么一段时间后,我们会觉得拿灾难或者悲剧开玩笑是有趣的——因为时间冲淡了这种“冲突”。时间将我们与具体的事件隔离,创造了一种威胁与安全的绝妙平衡,而这正是幽默所必需的。回到飓风那个例子,当灾难过去一段时间后,冲突与安全完美地相结合,此时潜在的笑点被最大化;不过很长时间后,冲突消失,事件变得太过温和或者无关紧要,我们就觉得它完全不好笑了。

时间并不是我们领会幽默的唯一因素。相关研究证实空间距离(远或者近)、社会关系(我们或者他们)以及事件本身是事实还是虚构都会造成心理隔离。例如文章一开始提到的呕吐,如果发生在别人车里,或者电影里,它看上去就会更好笑。但正如时间一样,其他因素带来的距离也需要恰到好处。距离太远(比如在暴风雪里讲关于酷热的笑话),就会变成冷笑话。

了解某个场景什么时候、什么原因有趣并不只对那些深夜档节目主持人和笑星有帮助。在我们的人生经历中,幽默扮演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幽默帮助人们承受痛苦、应对不幸、减少冲突、缓和争端。幽默可以提高个人魅力,因为幽默的人通常被认为是聪明、可爱而且性感的。因此,幽默不仅是应对人生坎坷的工具,更是融入社会和生活幸福的诀窍。麦格劳的研究告诉我们:幽默和人生中的很多事一样,是时间决定了一切。

“倒霉蛋”是喜剧中的常见角色

果壳网网友“球藻怪”编译自:Scientific American,When Are Jokes about a Tragedy Funny?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